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性爱技巧  »  贪小失大
贪小失大

贪小失大

「唏,AMY,昨天的CASE怎么样?」

  「你说店盗窃那个CASE,唔……如无意外,应该可以入罪。」「唉!不知他心里想的是什么,身为政府高级公务员,年薪数百万,居然去偷一本书!」

  「是呀!不知是什么心态呢?」

  我叫AMY,27岁,现就职于律政署,充当检控律师。本来,我的生活十分平淡,没有甚么惊喜;但想不到的是,我居然因为一次好奇而陷入万劫不復的境地。

  一个週末的晚上,约十一时左右,我一个人漫无目的的逛街,心里却想著高买的案件。不经意地逛到一间便利商店,于是便入内一看,替家里的冰箱「入货补仓」也好。奇怪的是,店内居然不见任何店员,心里突然升起一个念头︰何不试试。

  于是悄悄行近店门,随手拿起一盒东西就走,也不知拿的是什么。

  可能太紧张罢,仍然感到心儿跳的乱七八糟,不过也蛮兴奋的,嘻,怪不得……咦?随手拿的竟是安全套,讨厌!

  「早晨,李小姐。」

  「早晨,忠叔。」忠叔是清洁管工,虽然双眼贼兮兮的,但人倒是颇勤快。

  「李小姐,我有些事想找你帮忙,不知道你有没有时间?」「这样吧,食LUNCH时,你来我房找我,好吗?」「好的。」

  「这样的,李小姐,我弟弟的店最近有所失窃,但当场抓不到人,不过却知道是谁干的。」

  「唔……那么有没有证据,例如︰相片之类?」「有的,有的。」忠叔从内袋中取出一张照片给我,突觉眼前一黑,这…… 这不是那一晚……我在便利店……偷……「嘻,李小姐,怎么样,是不是很清楚呢?想不到堂堂一个律师,居然会去偷安全套。」

  「你……你想怎样?」

  「没甚么,只要小AMY,不介意这样称呼你罢?嘻,小AMY你应承我一件事,我就当这件事从来没有发生,证据亦会归你所有。怎样,公平罢?当然,我也不想小AMY前途尽毁的!」

  「说话算数。甚么事?快说!」

  「爽快!很简单,只要你陪我两兄弟玩一日便可。」「玩一日……玩甚么?」

  「嘻,心照喇。」

  「卑鄙!」

  「是的,卑鄙又如何?反正犯法的又不是我。不过,我会给时间让你考虑考虑。这样罢,现在尚有十五分鐘就两点,两点前你不答覆的话,嘿嘿……」忠叔欲起身离去,突然转身盯著我︰「为表小AMY你的诚意,找我的时候请附送你现在穿在身上的内裤及袜裤,记得喇!SEE YOU。」忠叔走后,我感到无比的屈辱,难道真的要让人玩弄?不过……看著时间的流逝,我知道已经没有选择。

  我把门锁上,放下百叶帘,确保没人看到。除下了高跟鞋,掀起短裙,褪去袜裤,到内裤时有些犹豫,不过还是照样褪去。跟著急急理好裙子及用公文袋把内裤等包妥,便往杂物房找可恶的忠叔。

  「小AMY,想清楚了罢?」

  「是的。」

  「那么,你的诚意呢?」

  我无奈的把公文袋交给忠叔,他随意丢在一旁,而后狡黠的望著我︰「掀起你的裙给我看看!」

  「甚么?!」他没有说什么,只将手中的相片扬起,我知道只能屈服︰「但……至少……将门关上……」

  「我喜欢凉快,不要浪费时间,否则将会更多观眾,嘿……」只好掀起知裙,露出颤抖中的阴户。忠叔两眼发光的盯著,道︰「小AMY,还有臀臀吧?」没办法,只好红著脸的露出臀部,现在除了高跟鞋以外,腰部以下已一丝不掛了,而且还是……

  「小AMY,慢慢转一圈喔!」我慢慢的转了一圈后,双眼已泪汪汪的︰「忠叔,放过我罢。」

  「嘿……听著,今晚七点来这里找我,不要迟到,否则……嘿……走罢。」匆匆忙忙的理好裙子,我便含著泪水的返回办公室,耳边彷彿充斥著忠叔的淫笑,下体亦感受到一阵凉意。

  回到办公室,总不能集中精神工作,不单是后悔当初的好奇,更多是因为赤裸裸的下体(虽然穿著短裙),阵阵的凉意增加著我的羞耻……还有不想承认的兴奋。随著时间的流逝,我渐渐埋首于沉重的工作中,对于中午的耻辱亦暂时淡忘。

  「咯……咯……」传来的一阵敲门声把我从工作的泥淖扯上来。

  「唏,AMY,还未完成手头上的CASE吗?」「啊,MAGGIE,差不多了。」

  「是吗?那么我先走了。可你也别呆在这里太晚了,已经七点四十五分了!」甚么?七点四十五分,那不是……迟了?!匆匆的离开办公室,果然只剩下我一个。那忠叔呢?会不会……

  来到了杂物房,却不见忠叔的身影,难道……

  突然,一样物件吸引著我的目光,那……那不是我的内裤吗!他居然将我的内裤钉在NOTE BOARD上!咦,还有一张字条︰「李小姐︰你的不守信用给我带来麻烦,见字即到男厕,八点前不见自误。忠。」男厕是在这大楼的另一端,往那儿走一回要花三分鐘吧。看看腕表,离八点尚餘不足五分鐘,咬一咬唇,便急急的跑去。一阵的狂奔,终于到达男厕外,经过这样的剧烈运动,难免有些气喘,不过最难堪的是,两腿间竟有些微湿濡。

  推门而入,忠叔就站在左手边一排暗红色的「尿兜」前,正在……我满脸尷尬的背转身,颤声的叫了声︰「忠叔。」

  「嘿……害羞甚么?装矜持。来,望著我。」只好转身望著他……小便。

  「怎么样,大支吧?嘿……迟早你要和他亲近亲近,看清楚啦!」虽说已不是处子,虽说已有被淫慾的准备,不过还是感到面红。

  在我胡思乱想间,忠叔已收起他的「利器」,狡黠的望向我︰「李小姐,你似乎不大在意我俩的协定罢,否则又怎会……」「不!我只是……」

  「不用解释了,总之是迟到,对吗?」

  「是……是的。」

  「嘿……迟到是要受犯的,没异议罢?」

  「……」

  「来,先脱去短裙。」

  「不!」

  「哦,不合作嘛,拉倒算了。」

  「不!不!我脱……」双手抖颤的解下钮扣及拉链,将裙子褪下来。

  「递给我。」

  我一手掩住阴户,一手将短裙递给他。

  「李小姐,李律师,不懂礼貌吗?双手嘛!」

  正想拒绝时,看到他决绝的眼神,只好认命,移开掩著阴户的手,双手递上短裙。

  「早就该这样嘛!」当他接了裙子后,我正想用双手遮掩。

  「不准遮掩,让我看清楚漂亮的妹妹……咦?耻毛中有小水珠,想尿尿吧?」「不……不是的。」

  「我说是就是,去放尿,否则……哼!」咬住唇,红著脸的往厕格走去,「慢著,往哪里跑?在男厕尿尿当然是用尿兜。」「但……」

  「去!」

  我只好走往「尿兜」,分开双腿准备小解。不知是不是因为羞耻,始终没有尿意,站了几分鐘也尿不出来。

  红著脸望向忠叔,却见他面露不悦,似乎……心里一急,竟然迫出尿液来。

  开始是簷前滴雨,接著是流水涓涓,最后更是江河日泻……虽说是被胁逼放尿,但除了羞耻之外,我竟隐隐感到解脱的快感。

  2019/7/31 【都市丽人档案 AMY】 - 人妻意淫区 - SiS001! Board - [第一会所 邀请注册]

  https://www.sis001.com/forum/thread-411465-1-388.html 6/24女生始终不同男生,生理构造上根本不适宜站著小便的,虽然大都尿在「尿兜」内,不过仍有不少沿大腿内侧,流落双脚及地上。

  「过来,让我帮你擦乾净。」我知道不容我拒绝,只好默默行去忠叔那里,「分开双脚。」

  只见他用我的裙子擦拭我的阴户,每一下的抹拭,都刺激著阴唇的嫩肉,既痛亦痒。

  几分鐘内,忠叔刻意地只擦我的阴部,弄得我七上八落的,竟然出现需要的感觉,下面开始沁出爱液,口中亦吐出哼语。

  「淫妇,只是擦擦已发情,嘿嘿!」我双颊一红,我是淫妇吗?不是的,不过那些爱液……当忠叔发觉这情况后,反而不再碰我的阴部,只匆匆的抹乾双腿便住手,让我的阴户充斥著爱液,于灯火中闪烁箸。

  我正想用手拭抹时,忠叔立即喝止︰「不准碰,让它留在上面。」「听著,淫妇。我们的协定现在生效,由此刻直至明晚九点为止,你便是我和弟弟的玩具。期间你要称呼我们为主人,明白吗?」「明……是的,主人。」为了那些证据,不容我不低头。

  「还有,你不再叫AMY了,我很民主的,给两个名字让你选择︰一、淫奴;二、母狗。」

  「……」

  「嘿嘿!你不选择,就由我决定,就叫淫奴……」「不!母狗……」

  「甚么?」

  「母狗……主人。」

  「哈哈哈……」忠叔淫邪的笑声传遍整间男厕。

  「嘿……母狗,跟我返杂物房,走!」

  「忠叔……主人,可不可以让我穿回裙子?」虽然短裙已经沾满了尿液,污秽不堪,不过总比下身光溜溜的好。

  「是啊,光溜溜的怪可怜。这样吧,去到杂物房后我才考虑这个问题,现在嘛,便给我乖乖的照做。记得不要遮遮掩掩,否则别怪我……」对于忠叔的「忠告」,我还能做甚么?谁叫我……短短的三分鐘路程,像永远的走不完般。

  平日工作上受人尊重的我,现在居然像妓女般,下身赤裸裸的跟随一个男人,如果让同事知道,寧愿死了作罢。不知是否因为凉风无情的轻抚,加上早前忠叔粗鲁的玩弄,居然生出了性趣,爱液死命的沁出来,氾滥成灾。

  「呵呵……走这一段路居然发情,真是淫荡的母狗。」我不禁满脸通红,事实上爱液仍在渗漏中。

  「好吧!反正等下要经过人多的地方,就准许你找块布遮丑。」「多谢……主人。」

  「不过,世上没有免费午餐的,想要遮丑布,便让我拍照。」只见他拿出「即影即有」的照相机来。

  「……」

  「不成便拉倒!」根本不愁我不答应。

  「第一张普普通通啦,OK。好!来张分开腿的,用手掰开你的妹妹,好……」

  听著他的指示,摆出各种不堪入目的淫秽动作,心里羞耻得无地自容,偏偏身体却不争气的兴奋莫名。

  好不容易拍完了写真,忠叔拿起照片走向我︰「看!上半身是高贵的律师,下半身却是淫荡的娼妇,呵呵……」说著笑著的走向贮物柜,掏出一件大衣便丢向我︰「穿著它。」

  这件薄身的大衣尚算合身,不过可恨的是下摆不长,只刚好盖过了阴部及美臀,与那些超短迷你裙不相伯仲,动輒走光,加上我又……比赤裸好不了多小。

  离开办公大楼后,便展开了我的狼狈之旅。由于大衣的下摆短而宽,全程不得不拉紧衣带,更要用手袋压著前幅;至于后幅就爱莫能助了,所以频频春光乍洩。无论是街上,或是地车中,总惹来狼群淫慾的目光,更可恨的是罪魁祸首的忠叔,竟然面带邪笑的在旁欣赏。

  十多分鐘的车程,带给我无限的屈辱,亦带来了兴奋,难道我是个暴露狂?

  不过,忠叔却不容我细想,因为已到了他的住所楼下,一位于兰街的「唐楼」。

  这里是个情慾横流的地方,想不到他是住在这里的。

  「脱去大衣。」

  「不……」

  「我叫你脱便脱!」

  看到他手中新一辑写真照,知道不由我作主,只好褪下大衣,露出那氾滥的「妹妹」,陪他拾级而上。区区的三层楼梯,已经碰上了四、五个嫖客,忠叔不单将我介绍为他的妻子,还是一个暴露狂,更讨厌的是,他竟然和他们一起讨论我的身体。

  经过光箸屁股的侮辱之后,终于到达「期望已久」的地方,不过,一切都只是开始而已。

  「叮……当……」

  出来应门的是一个三十六、七岁的男人,顶著一个大肚腩,样子与忠叔有七分相似,怕是他的弟弟吧!

  「阿义,让我们进来吧。」果然是忠叔的弟弟。

  「大哥,晚了点罢?」

  「死色鬼!……母狗,还不过来叫人?」

  「……主人。」

  阿义色迷迷的盯著我那湿润的阴部,口水连吞,活脱脱一个色鬼!

  「……大哥,你上了罢?」

  「还没有,只不过玩了个露出游戏而已,嘿……」「呵呵……瞧她的妹妹那么多汁,方才一定十分享受了。」「谁说不是?淫妇充圣女,哼!」

  他们的对话使我大窘,想反驳嘛,偏偏那里出卖了我,唯有满面通红的不发一言。

  「大哥,我……」

  「等等,阿义……母狗,过来。」

  默默的步往忠叔那儿。

  「分开双脚……」

  「噢……」他手一伸来,便毫不怜惜的挖动我的小穴。

  「唔……唔……啊……」

  「看,肉汁丰富,嘿……」

  「是啊,大哥……」

  忠叔一轮的钻挖后,把手指抽出来,只见手指于灯光中闪耀著银辉,指间还掛著几串由爱液化成的银丝。

  「母狗,转身,像狗般趴下……分开双脚……对,蹬直。」我听从忠叔的指示,摆出羞人的姿态,阴户及菊穴毫无保留的呈现在男人的眼底,这姿势像叫人来强姦自己般。

  果然,色鬼义不愧色鬼之名,已悄然提枪上马。

  「噢……噢……不……唔……」

  「唉,急色鬼!也好,先欣赏一下你的表演。」「……呀……呀……噢……」

  「淫狗,操死你……」阿义勇猛的抽插著,每一下均直达花心,那种充实的感觉,让我知道那是一根庞然巨物。

  「噗嗤……噗嗤……」、「噢……唔……噢……」活塞动作的声音,加上我的浪语,构成一幕交响乐。

  经过五百多下的抽插,阿义终于鸣金收兵,几下急速动作后,他的子子孙孙排山倒海的向花心涌至。

  我也好不了多少,已丢了三次。

  「呵呵……阿义,不要浪费弹药啊!」

  「嘻,是啊!来,母狗,给我舔乾净它。」

  「不……噢……唔……唔……」

  正想拒绝的时候,忠叔已经展开攻势,阿义亦强行把鸡巴塞入我口中,腥臊的鸡巴满布淫水及精液,令我想吐出来,「操!当律师的不是口甜舌滑吗?好好的服侍我的鸡巴,别妄想吐出来,哼!」

  在忠叔技巧的抽插下,我又再丢了两次。口中的鸡巴在拙劣的口技上再显雄风,忠叔两兄弟互换位置,继续荒淫的乐章。

  这场激烈的接力赛,足足维持了三个多小时,阿义上了我三次,忠叔也上了两次,而我则丢了十多次。完事后我已经累垮了,阴户及口腔里充斥满忠叔兄弟俩的子孙,一片狼藉。

  「大哥,很爽。这婊子真棒!」

  「当然了。义,带母狗去冲身,还有很多游戏要玩。」「对啊!探了神仙洞,当然要一游圣母峰……母狗,起身,本大爷服侍你冲凉。」

  我有气无力的爬起来,跟著阿义进入浴室。也不待我宽衣,他已粗暴地撕破我的衬衣及乳罩,跟著用花洒射向我,直至浑身湿透。阿义将沐浴露涂满双手后,随即粗鲁地搓揉我的乳房︰搓弄、轻捏……随著阿义的玩弄,我的乳头已发硬尖挺了,淫水又徐徐沁出,他一手攀登高峰,一手却在寻幽探秘,另一场水战又宣布爆发。

  【完】